飛鹿言情小說網

只為遇到你 第138章想念

小說:只為遇到你  作者:520  回目錄  舉報
  正當筱蕓和初一,他們兩人一邊忙碌一邊說笑的時候,突然陸Lao二打開了半敞開的地窖口,招呼道;小妹,陳大伯來了,正打算找你說話呢?

  聽此,筱蕓笑道;哎,來了,陳大伯怎么來了,這會天氣那么冷,也不到結算菜金的日子啊?他這會怎么會來呢?真是奇怪…

  筱蕓她雖然疑惑,但先前村里眾人因為賣菜突然得了銀錢,幾乎都高興瘋了,每日就盼著城里送菜金回來,然后給他們的錢包塞的滿滿的。

  后來,時間久了,大家的錢匣子里有了底,就覺出有些麻煩了,于是,就決定和城里的菜金三天一小結了。

  菜金有時候,是小刀幾個送回來,有的時候,就是陳家管事來取菜時,順便幫忙捎帶過來的。

  而且菜金,昨日就剛剛結算過了,今天,陳掌柜又找上門,應該就是有事,要商量了。

  想到這里,筱蕓就匆忙洗了手,留下初一負責看地窖,然后她就回了自家院子里去了。

  今天還特別難得,陸老爹出來走走,沒有埋在他的書堆里。這會正負責陪著陳掌柜說話,兩個老親家說起去南邊建作坊的兒女,都是惦記,又互相安慰的,倒也是其樂融融的。

  看著他們聊的那么起勁,筱蕓先給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熱茶喝了,眼見這老哥倆兒說的痛快了,這才cha口問道;陳伯,你是不是知道,我一會兒要準備燉紅燒ròu,所以你這才上山來了?

  聽此,陳掌柜哈哈大笑,也不應聲,之后從袖子里去拿出一封信,神神秘秘問道;筱蕓,你猜,我給你送了什么來…

  看到陳伯那么神秘的樣子,筱蕓眼珠兒一轉,驚喜問道;陳伯,是不是京都那里來的信了?

  說罷,她就要上前取信封,可惜卻被陳掌柜一手蓋住了。

  見此,筱蕓嗔怪跺腳說道;啊呀,陳伯,你怎么還同我一個小女子計較那么多啊?方才是侄女失禮了,一會兒燉上一鍋紅燒ròu,再給陳伯熱一壺好酒,和我爹好好喝幾杯,好不好嗎?

  聽完這話后,陳伯才笑道;這還差不多!

  陳掌柜最是喜歡逗弄筱蕓了,如今女兒出門在外,他就越發的喜歡把筱蕓當作自家的閨女了,見她這個著急的模樣,他也就不逗她了,于是也就松了手。

  看到陳伯收手了,筱蕓就趕緊拆開信,一目十行看完,又捏著厚厚一疊銀票,簡直是歡喜的就要蹦起來了!

  這不,她很高興道;都說京都那里,遍地都是金子,這話說的一點也不錯。這京都的酒樓才開了幾日啊,居然進項這么多錢了。當然,還是我陳大哥最厲害了,能在京都站穩腳跟,不知多累多辛苦呢,等過年時候,我一定好好敬陳大哥一杯酒才行。

  天下當爹的,哪有不喜歡兒子被夸贊的。更何況兒子獨自出門,去闖出一片天下,一直是陳掌柜的驕傲所在。這會兒聽到筱蕓這么一說,更是高興的合不攏zui的。

  這不,陳掌柜高興道;哎呀,自家人不要客套。還是你這種菜法子新奇,即便是京都,那里的貴人也擋不住,整日吃ròu膩煩啊。更何況我們的火鍋又是新奇美味的,生意怎么可能不好呢?

  聽此,筱蕓揚著手里的銀票,笑道;嗯,就是的,陳大哥的這封信就是及時雨,這幾日,我還想著呢?我們這里只賣青菜給酒樓有些不合算,要是咱們也能在城里開個火鍋店多好。

  不想陳大哥這會就送了本錢來,陳大伯,這幾日空閑了,可要幫我再找找好鋪面,咱們也嘗嘗日進斗金是什么滋味。省的陳大哥過年回來的時候,和咱們顯擺,咱們也和他比賽看看。

  聽完筱蕓這話后,陳掌柜很是高興道;嗯,好,有志氣。

  陳掌柜自小經商,對于賺銀子這事,已經成了一個愛好,這會聽得筱蕓這樣說,他就有些坐不住了。

  這不,他想起來了些事情,就連忙對筱蕓說道;對了,昨日還真聽說有一家酒樓要出兌,本來他們生意就一般,如今各家都采買咱們嶺上的青菜,他們買不起,生意就更差了。不如我去和他們談談,把他們的店盤過來,給咱們開火鍋店正好。

  聽此,筱蕓好笑道;啊呀,陳伯,不急這一會兒,等我燉好紅燒ròu,您和我爹喝一杯再走也不遲啊。

  筱蕓既然決定留人了,所以就喊了江大娘他們幫忙準備五花ròu,趕緊下廚去了。

  然而陳掌柜卻是等不得了,擺手道;嗯,筱蕓,紅燒ròu什么時候都能吃得上,好鋪子可等不了。我這就回去了,哪日火鍋大賣了,咱們再喝慶功酒啊。

  聽此,筱蕓沒辦法,只好說道;好,那我讓二哥送你回去。

  筱蕓見留不住人,只好喊了陸Lao二穿上大棉襖,趕車送陳掌柜回去。路上因為剛剛下了一層小雪,必定難以行走。

  對于筱蕓的安排,陳掌柜也沒有拒絕的,上了年紀的老人都喜歡小輩兒貼心又孝順的。

  老熊嶺十八戶是一家,筱蕓也沒有特意瞞著,所以,晚上時候,幾乎家家戶戶都知道京都那里的酒樓賺了大錢,筱蕓也決定要在府城里也開一家賣火鍋的酒樓的事情了。

  于是,先前被父母留在家里的后生們都是激動不已的,都湊上門來問詢此事。

  而這邊的筱蕓則是一邊燉紅燒ròu,一邊琢磨著人手的事,新酒樓若是買下來了,肯定不能完全用酒樓的原班人馬的。做生意虧本,可能有多方面原因,但人員肯定是問題聚集之地。

  若是之前的人都留下的話,一來怕這些人奴大欺主,二來也怕不好的習慣延續下來,會給生意帶來隱患的。做什么事情都要防范于未然啊…

  但也不能一個人手不留,畢竟新買下來的鋪子沒人比他們這些老人熟悉。這樣合計下來,就是酒樓人手挑揀好的留下來,自己再填補一部分人手進去就好了。

  小刀這斷時間,開了雜貨鋪子,經驗也歷練下來了,很有幾分掌柜的模樣了,如果送去打理酒樓倒也勉強能勝任,當然平日,還要陳掌柜多多幫忙,至于大堂里的伙計和后廚也要有自己的人看管才行。

  這樣算下來的話,那就是要送四五個人去新酒樓工作去了。

  正好,此時上門來探消息的后生足夠了,筱蕓見他們望著桌子上的紅燒ròu笑個不停的,就讓江大娘取了大陶碗,裝了白米飯,澆上幾勺子紅燒ròu,請他們邊吃邊聊了。

  這一年來,后生們除了種莊稼,就是修水渠,建院子,守山門的,一直吃著陸家的大鍋飯,這會兒,倒也習慣了,推讓兩句后,大家就抱著大碗開吃了起來。

  等到大家都吃飽喝足了,來不及抹去zui角的油花兒,就眼巴巴望著筱蕓,生怕她不準他們去新酒樓似的。

  家家戶戶都有當家人,筱蕓哪里好越俎代庖,于是她就道;各位哥哥們,若是家里的叔伯們都答應,幾個哥哥就可以進城去幫小刀哥開酒樓了。

  聽到筱蕓這話后,幾個后生們頓時都歡喜的歡呼起來,扔了陶碗就往家里跑去了。

  世人皆有私心,而且老人年歲越大越喜歡把兒孫留在身邊。先前村里分人手去南邊建作坊,去京都種菜開酒樓。這幾戶人家舍不得兒子,都把兒子留在了家里。

  而如今,眼見京都里酒樓大火,南邊的作坊聽說也順利開辦了,這幾戶人家就有些后悔了。

  玉不琢不成器,好后生不經歷風雨,怎么成長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呢?

  于是,當后生們們回家一說,他們也就立刻馬上同意了…因此,后生們就立刻得了爹娘的支持。

  他們甚至等不得第二天,當晚就扛了包裹踩著夜色,趕著最后一刻鐘進城投奔小刀去了。

  這左一波,右一波的往外分人手,村里免不得更安靜了。淘氣小子們,平日招貓逗狗的,還要被老娘拍幾下屁.股。如今到好了,老娘們都恨不得,他們整日鬧出點兒動靜才好呢?不然就太安靜了!

  好在,村里還有幾個閨女在,每日都有一上午到陸家跟著韓姨母學針線,算賬的,偶爾也說說大戶人家的規矩和yin私亂事,這倒是讓單純的獵戶姑娘們很快成長起來了。

  陳掌柜本就是商賈出身,陳信又沒少寫信和老爹說京都的生意,幾乎府城里的酒樓就照著京都的喜氣洋洋照貓畫虎扒了下來。

  不過七八天的時間就開張了,和京都那邊剛開業有所不同的,如今老熊嶺的青菜,陳掌柜的臉面,可都是府城的金貴之物。

  這不,一聽說陳掌柜幫著陸家開了酒樓,不說別人如何的,一眾同行掌柜就先來打探虛實了。

  不必說,一頓飯吃完,等他們吃飽喝足出了酒樓的門口,眾人互相對視一眼,都是搖頭嘆氣。這個冬天,怕是他們各家的生意都要大打折扣了。

  人比人得死,貨比貨得扔啊。這話說的一定也沒錯…

  論聰明,他們不如陸家人,論吃食也沒人家新奇美味,不甘心也得退讓啊。

  好在,有新菜品加持,生意再差也比以前要好一些,最重要的是,火鍋這吃食也是季節性的生意,冬天紅火,到了春天肯定就要一落千丈了。畢竟沒人會在大夏日里,喜歡汗流浹背的守著炭盆吃飯。

  這么一想,眾人的心里也就心理平衡些了。

  于是,很快,新酒樓就風靡了整個府城,雖然比之京都那里的日進斗金的,稍有不足,但也絕對算是好買賣了。

  如今,各家暖房都被老少村人們當眼珠子一樣伺^候著,地窖里面的蘑菇有劉大石照顧著,作坊也停了產,酒樓有陳掌柜和小刀。淘氣小子們跟著陸老爹讀書,閨女們則有韓姨母教導著。

  這樣算下來,就筱蕓最閑了,常常無數次去村里轉悠,村里無事又回家里溜達。

  忙起來的時候,筱蕓還曾想著睡幾日懶覺,如今這樣休閑下來又覺得渾身不自在了。當然,她不想承認,她這是孤單了。

  因為孤單,越發瘋狂想念那個人,那個一走就沒有音訊的人。

  但一個姑娘家,又不能總把男子掛在zui上,于是就越發沉默了。

  獵戶們向來就比較心粗,怎么會明白姑娘家的心事,眼看筱蕓日漸蔫下來,就攆了畢三叔給筱蕓開藥,而他們這一番動作則是弄的筱蕓哭笑不得。

  陸家除了整日泡在書堆的陸老爹,就剩下神經粗大的能跑馬的陸Lao二,時不時還要鉆進了山林里,去和他的師傅禍害冬眠的野獸。對此,筱蕓當然不用惦記,他受傷,或者凍餓就不錯了。

  而青花青玉年紀小不懂事,唯獨江大娘和韓姨母猜出一二,但身為兩個雇工也不好多勸。

  于是,筱蕓因為有心事,眼見就瘦了下來…

  然而這一天,天色黑沉的很早,不必說,晚上又是一場大雪要落下的樣子了。

  等筱蕓收拾好了灶間,回去后院的時候,突然覺得身邊周圍環境不對,就停下了腳步,想了想低聲問道;可是有人在此?

  院子里靜默了片刻,不知道,哪里鉆出一個黑衣人,恭敬的跪倒筱蕓身前,雙手呈上一只小匣子,轉而又瞬間消失的沒了影子。

  見此,筱蕓驚了一跳,等她回過神后,看著手里捏著匣子又覺得好笑,對著空院子添了一句道;灶間籠屜里留了麻辣兔ròu,你們記得早些吃。冷就不好吃了…

  說罷,她也不等他們回應,就快步回了屋子,等韓姨母聽得動靜開門出來時,院子里除了北風再沒有任何動靜了。

  飛盧小說網 b.faloo.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,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!,
上一章  回目錄  閱讀下一章
(按左右鍵翻頁)
只為遇到你書評:
当天组选奖号出现的前后关系